亞蒂絲:陪伴自己的苦,反而更能走出問題


●我們經常是處理自己的情緒,不是在處理事情。

前陣子害喜嚴重,不是孕吐就是無法消化,嚇到連水都不敢多喝一口。

前兩周萬惡的害喜突然得到緩解,於是開心的我終於可以享受美食而開心,於是每天都大量的進食。

但我的身體,卻又開始出現症狀,我以為害喜已經過去,然而我的嘴巴仍然口中總是分泌含有苦味的唾液。



●為了處理事情,我們會反覆去執行某種策略。

為了口苦的問題,我經常受不了而開始吃許多重口味的食物,我受不了炸物的誘惑,也受不了重鹹滷味的誘惑,受不了甜食飲料,去壓抑口中的苦楚。

老公和我吵了一架,認為我在殘害腹中的寶寶,雖然我承認有這麼一點,但是我藉口地說:「我久久才吃一次炸物!我不是每天吃!」

然而我也心虛了,因為我是今天炸物,明天滷味,後天甜食,身體也開始抗議。

我陷入了某種惡性循環:口苦→尋找重口味→身體不適胃脹→口苦更重→尋找更重口味。

我的理智知道,我必須吃健康的食物,但我不明白自己怎麼就這樣了?

某天上午,我才想起自己必須做出覺察,既然走往心靈成長,趕緊回到內在。

好吧,至少我已經察覺到,我陷入某種惡性循環。

「我到底怎麼了?」我內在開始對自身產生疑惑。


我沉思了很久,期間還被口苦干擾,打亂我的思緒,這些日子我內在總有一種感到憤怒。

「覺得為什麼別人不苦啊,我卻口苦得要命。」我生氣地想著。


當我們和內在圖像比對時,心中產生了落差,你就會擁有情緒。

憤怒底下,我看見自己的抗拒。

我抗拒著自己,因為懷孕而有所身體的改變,我總在比對我以前身體健康的狀態。

我抗拒著,我不能接受此刻的我(和身體),我全身心的抵抗,這會使我的內在產生緊繃感。

由於不能接受我們的此刻,你會陷入抗拒、憤怒、焦躁。

我們必須開始接納,接納是回歸內在的重要方法。


我嘆了一口氣,回到陪伴自己的「苦」。

不只是身體上的苦,更多事陪伴自己的面對情緒苦,所產生的憤怒情緒、陪伴自己的無奈。

陪伴已經和以往不同的我,陪伴無法在如同健康的我。

因為有了陪伴,有了接納自我,問題將會逐漸地被放下。

在陪伴的當下,自己的身心慢慢放鬆,也輕盈了起來,我發覺苦並不是這麼干擾著我了。

之前我所有的意念,都在處理"苦",然而當我陪伴它,"苦"這件事不在被我這麼放大,令我焦慮必須馬上進行處理。

因為我的處理方式,永遠是:尋找重口味的滋味,去掩蓋那種淡淡的苦。這是陷入惡性循環的開始。

我們很多時候,都是為了一個問題,尋找另一個更大的問題去掩蓋掉我們的情緒、逃避情緒。

其實我們一直在處理某種情緒。


問題沒解決,通常是我們一直在逃避、掩蓋問題。

我反覆吃著重口味、大量進食,是我正在處理痛苦的情緒。

第一,我感受到,因為之前害喜實在太痛苦,一想到痛苦,我就恨不得現在多吃一點,多「享受」一些。

但是這樣的享受,是為了痛苦,意圖是處理我的痛苦。


第二,是我抗拒了自己此刻的改變,我正在處理我的抗拒。

於是每天醒來我就想要處理痛苦。


內在會一直回到那已離開的過去,那過去早已是虛幻的狀態,但我們還是會反覆地去處理它。

但這樣的處理,令我陷入另一個狀態,我不只口苦還胃痛、消化不良、胃脹氣。

顯然我的身體無法承受,我如此處理痛苦的經驗。

我問自己:「什麼時候是個盡頭?什麼時候我願意放下當時的痛苦?已經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暴飲暴食了,我還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要緩解?」

然後我意識到,我早就已經可以停止了,只是我忘了停下來去感受那過去的痛苦經驗,早已離開了我。

●意識它,它只是一場虛幻的情緒。

這虛幻源自於你會不停地反覆播著老舊的唱片回頭去感受,所以你當下必須反覆的處理這種情緒。

或許你會問我,那苦消失了嗎?不,口苦的症狀沒有消失,但我內在的痛苦消失了。

以至於我不需要一直去強行處理那種內在痛苦,所以我不會再陷入二次的惡性循環中。
口苦問題也不再強烈干擾我,似乎只處在一個很小的位置,我能夠好好的去進行其他更需要做的事情。

只要看清自己內在的情緒,找出自我的意圖,就能做出選擇,惡性循環就能停了下來。

因為你明白,你不需要一直回頭去處理,那虛幻的情緒了。


祝福你
亞蒂絲
--
*我引領回歸內心,找回自我力量。
*發文不定期,請到粉絲頁點選搶先看
*亞蒂絲心靈諮商:https://tinyurl.com/eydistalk

亞蒂絲:陪伴自己的苦,反而更能走出問題 亞蒂絲:陪伴自己的苦,反而更能走出問題 Reviewed by 亞蒂絲EYDIS on 2月 24,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