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蒂絲: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忘了接受...父母的不完美



#母親的行為令人抓狂

「我都快要瘋掉了。」女星王俐人上節目聊母親搬進來和她住遇見了很大的困境,坦言即便長大都很難住在一起。

一開始母親搬入後說:「沒問題,你隨時幾點回家都可以,你長大了媽媽懂你的工作辛苦。」

但同住久了之後,往日看似明理的母親像是轉性,開始瘋狂查勤,每天追問著:「今天晚上要幾點回家?」

王俐人無奈的表示,母親經常用刻薄口吻:「我晚回家她說妳今天為什麼這麼晚回家?在外面做了什麼事情?你沒有回來我睡不著。」


即便是她早到家,母親還會嫌棄的口吻說為何如此早?

又有時候先回家再出門,母親也開始叨唸,「好好的女孩子,為什麼回到家還要再出門?」

母親半夜就不睡覺就坐在客廳沙發上門口等人,漸漸的她感覺只要回家開門的瞬間,心都會糾在一起。

我已經是大人了!都幾歲了?還把我當孩子管教?她內心大喊。

王俐人的工作不定時早出晚歸的疲憊,因為母親的狀態,回到家中卻備感壓力,累積下來最後接近憂鬱狀態。

她坦言因為仍然想和母親住,所以初期選擇忍耐,直到母親的一句話讓她測底的崩潰。

某次母親略帶質疑與咄咄逼人的口吻說:「妳和媽媽說沒有關係,你是不是在酒店上班?」

早就表明過自己的工作狀態多次,這讓她再也忍不住,她說:「繼續下去身心靈都要崩潰了,我終於下定決心,我不要在和媽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了。」


#為什麼即使長大了父母仍然控管孩子?

身為孩子的我們,長大了想要試著陪伴父母,關愛父母,所以選擇與父母更親近。

許多孩子會感到又氣又無奈,為什麼父母還把自己當孩子一樣?似乎不明白他們已經成長了?

有的父母甚至會查探兒女的房間,窺探子女的隱私,聽到子女的反抗還會一臉失望與委屈樣。

於是現代的子女為了喘息,只好承擔不孝的罪名,搬離開了家裡。

父母都明白道理,為什麼最後還是變調了?甚至不願改變。

就像王俐人不明白的是,母親一開始即說過:「沒問題,你隨時幾點回家都可以,你長大了媽媽懂你。」

#放下自己理解父母

吳若權分享自己八十幾歲的母親也是有等門的習慣,直到有一次他帶她去心理諮商,他才漸漸地明白母親的心理。

心理諮商師問他母親:「有什麼事情讓你感到很難過的嗎?」

母親緩緩回應道:「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在等人,以前我年輕的時候等我老公回來,後來長大了我等小孩回來,現在我等我兒子回來,我每天都在看錶,看他什麼時候回來。」

這句話聽在吳若權的耳朵裡,感到很是感傷,開始選擇,放下自己徹底去理解自己的母親。

心理師分析父母等門、嚴格控管的行為,源自於內在的不安全感。

孩子不在身邊,他們沒有朋友,只能一個人看著電視發呆渡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唯一的關注力,只能放在"等一個人"才有生活的變化。

仔細分析起來,主要有兩種信念讓父母卡關:

1. 錯誤定位自己

父母的給自己的角色定位是:注意指子女的安全,保護他們。

經常與孩子價值觀不同,認定的安全性也不同而吵架。

一下擔心孩子是否結交了錯誤的朋友?雖然孩子長大了,但這個風險還在,所以偷聽孩子聊天。

一下擔心孩子可能做出無法彌補的事情、有錯誤的思想,所以檢查孩子的房間裡是否可以略知一二。

但他們沒注意到,孩子早就已經比他們成熟許多,並且已經有智慧判斷,不再需要他們的保護,多餘的保護變成了監牢,所以孩子會反抗。

但當這信念起不了作用時,他們會產生強烈的矛盾感--我不管他們,我是否是個壞媽媽?

2. 缺乏自我價值

當看著自己一天天的老去,身體一天天的失去功能,自我價值感會逐漸削弱,於是只能夠過規定他人,要求他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掌控他人進而獲得自我價值。

當無法掌控子女時,他們恐懼會升起--我是否沒有價值?我是否還存在在世界上?還有人在乎我嗎?

於是越恐懼→掌管越多→要求越嚴格→臉色越沉重、說話越刻薄→不停地訓話、要求規矩→最後演變成傷害了與孩子之間的親情→孩子只想躲他們遠遠的。

很多子女聽到這,就會開始指責了,對啊!都是他們的錯!他們恐懼、沒有安全感破壞了這一切,好像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然而這種埋怨、指責,不會轉變你的現實。


#我們該怎麼辦?


1. 明白你正在面對靈魂功課

你的父母,來和你相互學習,無條件的愛、以及如何真正做自己。

你的父母擁有自己的恐懼和不安,父母的靈魂也需要成長,同時你也需要在某方面成長,你們必須共同各自成長自己內在靈性的一面。

這個人格對沖的問題,含有你們兩方各自需要成長的功課,隱藏在事件裡。

你需要看透整個事件,明白那裏有真實的智慧等待著你們去探索。

2.接受父母的不完美

長大後或許有一段時間,我們會開始理解父母,並陷入父母並非完美父母。

然而這是很棒的事,不是嗎?

當你能夠接受你父母的不完美,正式美好新親情的誕生的時刻。

更重要是,當你明白你父母的不完美,你能開始擁有新的視野,或許那段時間,你還需要成為他們的父母,領導他們前進。

等等,你說,為什麼是我要引導?

答案是,你才是整個事件中,最有覺知、最清晰的人,你不能讓一個沒有帶著光源的人,引導你們在漆黑中前進吧?

用你的智慧,看穿他們的人格正發生什麼,去察覺,你的父母早已脫離了自己父母的角色,他們退化到孩子人格,不安、恐懼、焦慮。

當父母退化成孩子時,你當放下自己的兒女角色,成為關係中主導者。

你必須開始承擔做為自己的領導者,不再由你的父母當權威,按照你內心的真理去作出選擇。

想想看,當你作為父母親的父母,你會怎麼幫助他們呢?
是不是和你把自己認定為是他的兒女,行為模式會不同?(笑)

#那我們能有什麼選擇呢?

以下也藉由王俐人和吳若權的人生故事,我覺得他們按照了內心真理做出了選擇,也提供你參考:

王俐人最後選擇不再同住,而是到附近再找一間房子,陪伴父母也保留自己的空間,主持人問:「這樣母親會不會...?」

王俐人表示原本自己擔心她會失控,但很有意思的是,母親在她搬離後,找到了自己的空間,反而母女關係變得更好。

這裡可以看出來,當王俐人這位子女的角色退出母親的視線後,她的母親就不用再為自己是否是個好母親而憂心忡忡,不用隨時隨地做個「好母親(母親自我的期待)」,反而更樂於過自己的生活。

而王俐人也不用隨時隨地必須做個「孝女(母親期待的)」而感到愧疚,但仍保留自己的初衷。


吳若權則表示,當他知道母親一輩子都在等人,那是源自於不安。

母親的突然中風到後面的罹癌,讓他明白自己最重要的是母親,於是會把母親安排在人生的第一順位,並認定媽媽是他的功課也是他的心靈導師。

吳若權曾在書中寫道:「我媽媽的世界很小,一間斗室、一張 沙發、一台電視,那就是她的全世界了,她缺乏信心,害怕自己不被看重,所以才會這 麼焦慮想掌控一切。」

以前他回報自己的行程感到不耐煩,但當知道母親的寂寞時,他願意放下自己,他轉念地想著:「其實,我媽媽並不是想干預, 她只是想要多參與一點點我的人生而已。」

最後他的選擇行動是,把自己的報告,變成一種分享,降低母親的不安,出去有十次有九次,都會按照父母的期待的時間到家,降低母親的不安,甚至會和媽媽說九點半到家,自己九點20分就到,看見媽媽的笑臉,就會很欣慰。

當我們遇到困境時,停止再抱怨、停止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你已經意識到,你"能"做出決定,你也能"允許"自己行動。

無論如何你的選擇如何,這個發動點,必須你開始,因為此刻的你早已超越你的父母,擁有比他們更高的覺知。


祝福你
亞蒂絲
--
*我引領回歸內心,看見信念。發文不定期,請到粉絲頁點選搶先看
亞蒂絲心靈諮商,探查信念:https://tinyurl.com/eydistalk
亞蒂絲: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忘了接受...父母的不完美 亞蒂絲: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忘了接受...父母的不完美 Reviewed by 亞蒂絲EYDIS on 2月 12,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