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蒂絲:為什麼想做,卻總往反方向發展?




不知道你是否有這種時刻?

你想睡,卻睡不著。
你想認真考試,卻總是跑去玩手機。
明天有重要會議,你卻病倒。

有時我們總將想做的事,做出反轉的方向,

這些矛盾,擴大也會成為一種疾病,曾見幾個諮商心理案例:

一天在教室中,一位女老師在教室教學時,寫在黑板上的手,突然間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一位不論在多熱的天氣裡、火爐旁,男子總是全身發冷。


原因是什麼呢?

經過許許多多的心理師研究發現,其實這些都關乎到潛意識。

是我們的潛意識,正在幫助我們做出解套的動作。

很多人想或許會想,潛意識只有把事情弄得更糟啊....要睡無法睡、要考試無法認真、要教學無法寫字、想要身體溫暖卻全身發抖!這哪算解套?

然而,你可以想著潛意識是一個極具創意的傢伙,它沒有對錯是非,也沒有利益好壞,只有幫忙解套的動作。

簡單來說這種解套,來自於我們內在情緒的累積,當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時,潛意識會想辦法讓整個系統不至於潰堤,於是找出的創意作法。

這裡有很多名詞,我看聽過被稱為「心理衛生」,也有把這種行為「心理迴避」。

在回頭想想,

你想睡,卻睡不著。
這裡面是積壓了什麼情緒和渴望?
其中一個可能是,一整天的事情心煩意亂,煩躁感、脫離控制感、不安感、壓力感
潛意識認為自己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完畢,
但意識又覺得自己到了"應該要上床睡覺的時刻"...
這裡的潛意識和意識產生強烈的矛盾,可以說是兩者分裂的行為,最後潛意識只好用"失眠"來做為能量的宣洩。


  • 你想認真考試,卻總是跑去玩手機。

這裡面是可能積壓了什麼情緒和渴望?
例如,意識想要專心考高分,但實際上心底渴望休息,
或是渴望抗拒權威...兩者再次分裂,最後只好用"玩手機"來做為能量的宣洩。


  • 明天有重要會議,你卻病倒。

你意識告訴自己,明天的會議絕對不能出差錯,但潛意識感覺壓力之大,或感到自己無法向上帝一樣完美演出,在渴望迴避又不能迴避之間,最後潛意識做出來一個重要的決定...讓自己病倒。那不就了結了嗎?如果身體太健康病不倒呢?

曾聽過的案例,潛意識還會演出--讓自己發生車禍或跌倒事件。

當你內在高漲的情緒時,意識又強制壓抑時,潛意識只好做出創意的"解套"的動作,好讓能量宣洩而出。

而回到諮商的故事,

女老師後來經過一次次的諮商,終於揭開自己內心長久的渴望與壓抑,原來她的母親從小就告訴她:女孩子應該做老師!

她渴望自己能就讀哲學系,也渴望男孩子一樣自由奔放,但卻為了愛母親而填上了自己不喜歡的國文系當了老師。

潛意識裏面,她並一、點、都不想當老師,但為了母親還有現實,她當上了老師,內心和意識再次分裂,最後潛意識做出了一個創意的舉動:嘿!讓身為國文老師的自己,無法寫出任何文字,你看如何呢!這樣誰都不得罪了!

總是全身發冷的男子,經過與諮商師暢談後,諮商師發現,男子是在太太過世後發作的,男子維持著表面的日常生活,但心中的悲痛卻被壓抑住了...面對生活再也沒有任何心思、情緒、熱情,但男子的意識是想要保持"正常"...該工作的工作該吃飯時候吃飯,不要受影響。

潛意識和意識再次分裂,最後軀體化,由身體的發冷來代替他心中的悲痛。


所以當有你總是反轉行為時刻,我們可以透過這個角度來觀察自己:
  • 我是否有壓抑的渴望,被我迴避了?
  • 我的意識上認為"我應該..."的信念,而把自己困住了呢?

可是那怎麼辦呢?人生還是得面對很多不得不啊!

總不能要面對考試、卻放縱滑手機吧?
嚮往自由奔放的人生,但總是要上班賺錢,不能去當流浪漢吧?

我不想...但我必須....
是啊,我們人生必須經歷好多矛盾,經歷好多情緒,並且面對好多不得不的狀況。


#該怎麼辦?

這裡分享幾個專家提供的方向,或許你可以考慮:

心理學家武志宏老師:
抑鬱不是我的敵人,相反,當我接納它、理解它、它就會變成我和心靈的養料、成為我不可思議的力量泉源。心靈成長是你的兵器,他們之所以成為敵人,是因為你把它們當成了敵人。

面對情緒,我們需去接納它,理解它,是相當重要的,接納你內在擁有這樣的情緒,理解這情緒是哪裡來的。

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說:
一切問題源自於我們拒絕接受真相,為了拒絕接受真相,我們會刻意曹著反方向走,但是當我們這樣做時,我們就會陷入"反相"的泥潭中。


#先接納自己的情緒

大部分一錯再錯,讓事情越演越烈,都來自於沒有接納自己,當然更別談論自我覺察,好多朋友都是從自我批判開始。

回歸內在,是自我照顧,不是自我批判,我這樣不對我應該那樣,這就是錯誤的開始,只有回歸了自我接納,好的開始後面的落實行動,能量路徑線才會有所轉移。

接受自己情緒存在的合理性、看見自己渴望的背後並理解它,不要去辯解,就是理解:「啊!我有這樣的需要。」

然後明白那裏有累積的情緒,大多來自於信念卡關:

就如那位總想做媽媽乖女兒的女老師,"乖女兒"這件事對她而言就是一個孫悟空的緊箍咒,放下這樣的信念,對她而言是必要的。

要嘛是你把自己逼到絕路,不是100%的A,否則你就會崩潰,那麼這時候調配一下自己,80%的A+20%的B,情況就會好很多。

偶爾放鬆一下是可以的,放鬆完能量宣洩完、渴望度達成後,再回頭去看看自己,會發現自己更有力量。

想滑手機,就真的允許自己能達到放鬆,讓渴望自由的心去自由一下,但不是放縱,給自己規劃徹底自由的時間、和徹底專心的時間,讓自己內在的能量能夠擁有平衡。

想罵人、爭是非,偶爾來一下給它罵下兩句,讓對方知道你的脾氣、知道你的觀點,當然不是從此以後都暴走、放縱,從此殺人放火,只是展現你的怒氣、你的底線、你的道理,放下做100%好人的要求,偶爾10%的怒氣也得出現。

這就好像總有的上班族,上到一定期間時,她如果不出國玩一趟,繼續上班她會徹底沒力,但如果出國一趟回來,徹底的放空了、放鬆了,接下來的一年又可以很專注的工作。

換句話說,整合你自己內在的能量是相當重要的。


#四步驟

後來參考許多心理資料和靈性資料後,我自己發展成四步驟:接受它→理解它→面對它→改變它

應用我舉例簡單的例子來說,當想要靜坐但總是想要滑手機,的時候該怎麼辦?

步驟一:看見自己"是的,我想滑手機了"(接受它)

步驟二:
透過自問內在,可以得到進一步理解答案:「為什麼我明明意識上,想要靜坐,卻總是不自覺滑手機呢?」

可能會升起這樣的想法:
「嗯,我覺得靜坐也沒辦法改變什麼,我承受不了這種狀態,我內心想要找另一個方式去緩解。」、
「啊,是的,我太焦躁了只是用習慣面對自己的痛苦而已。」
(理解它)


步驟三:
面對它,當然面對的方法有很多,你可以自行搭建一條,最能夠紓解的渠道。

例如,我的渠道有很多種,如:慢慢的對自己念念四句話,謝謝你、我愛你、請你原諒我、對不起,慢慢的感受自己放下這種焦慮感,或你可以靜坐去緩解。

或我會進一步冥想,在問自己相信了什麼呢?

有可能得到的答案是:
「嗯,我做不來、我覺得自己做不到...。」、
「那根本不能改變什麼!」、
「我總是一心二用...」
「我太想要完美的掌控一切過程、我總是強求要達到完美的理想...」

當我發現這一點,那我就會告訴內在潛意識,協助自己慢慢的放下,調整自己內在的焦慮感、壓力感:

「我能做得來的。」、
「我只要去盡力做,剩下交託出去給宇宙..。」
「或許一時之間不能改變什麼,但我相信能夠慢慢的能有些改變...。」
「啊,只要五分鐘靜坐就好了。五分鐘我還空不出來嗎?」


第四:
改變它、
最後想到的行動方案就是:
靜坐從半小時縮短到五分鐘,
或是先徹底的滑手機五分鐘,然後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乖乖回歸靜坐。

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時,不要去走極端路線,那對你沒有幫助
只要一點一滴的去做,前進一步,再前進一小尺,一次做一點點,一心一意的去做,慢慢的就會出現很大的改變。

如果又升起的話,就再一次練習整套模式,或是重新盤查原因,反覆鍛鍊直到變成你的第二天性、你的習慣。


#重寫故事
巴夏說:「因為有架構才有故事內容,你隨時隨地都在寫你的故事,你可以隨時改寫你的故事,依據之前的軌跡做一個跳躍。

改寫你習性的版本,不管是什麼,明白你的情緒之中帶有某種合理性,接受那個合理性、理解它、面對它、最後才能放下它。

回到一開始的例子,而那位失去太太的男士,接受並明白自己的問題來自於壓抑的悲傷,也找了一個時間好好的痛苦、徹底地和老婆好好的說聲再見,慢慢的體溫也回暖了,心臟彷彿才重新開始跳動。

女老師接受並察覺自己內在,後來和母親坦承自己其實並不想當老師後,母親卻感到訝異,自己愛女兒的心卻讓女兒受傷,女老師心理狀態一部分減緩,但手的狀況並沒有真正好轉。

再次察覺自己,發現自己從小到大都活在媽媽的指揮下,感到自己卻沒有什麼力量而無助,再諮商師的幫助下,再次調整自己的心態,讓渴望自由、像男孩子一樣的心得到解放,手又開始能寫起字來了。

當你沒有接受你內在問題時,你就好像卡在某個時空,循環的不停地旋轉,像是陀螺一般,時間的流逝,對你而言彷彿不存在。

每當發現你的潛意識做出你無法理解的狀態,那麼請意識到,它在想辦法解套。

如果,此時你可以加入你的意識,讓整體累積的能量有渠道紓解,潛意識就無須用"創意解套法"來幫助你了。

最後用諮商師武志紅老師的話送給大家:
不必牴觸"靈魂的黑夜",相反的當擁抱它、當你坐到全然地擁抱靈魂的黑夜時,它便會給你巨大的力量。

祝福你

亞蒂絲
--
*我總是不知道,這篇文字可以遇到了誰,但我明白,文字總會找到該遇到的人。*發文不定期,請到粉絲頁點選搶先看

亞蒂絲:為什麼想做,卻總往反方向發展? 亞蒂絲:為什麼想做,卻總往反方向發展? Reviewed by 亞蒂絲EYDIS on 4月 25,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