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蒂絲:私下採訪陳星合,跟隨你的興奮的真人版~真實信念與實相


#如何面對懷疑?如何堅持? #巴夏 #跟隨你的興奮的真人版

颱風尾掃過的隔天,我和陳星合見了面。

之前寫了一篇陳星合的人生故事《從太陽馬戲團回來的男人》,因為這篇和陳星合老師聯繫上。

他看了看說,如果我有什麼問題,也可以面對面聊一次,並提議說:「師大附中學生會雜誌組也和我約見面,你們可以同時一起來。」

我生平沒採訪過任何人,或也沒想要採訪任何人,但是面對這個機會,讓我感到興奮,我也跟隨了自己的興奮。

在實際見面以前,我以為陳星合是不太愛說話的人,但當他開口暢談時,我感受他有很多想法想要傳達,可以滔滔不絕說上三天三夜。

在傳達的過程中,陳星合表示,主流媒體有很多沒辦法去寫,因為有時他表達的不夠符合路線,他看著我們說:「但你們可以。」

全篇下來,也真的寫了不少。

我忠實地寫下關於真實的他所說的話,目地是希望將媒體可能省略的內心細節,盡可能寫出我所聽到看到的給你們,因為亞蒂絲沒有包袱。

當我寫完後,我真心的想分享出來,如果你是想自我實踐、跟隨興奮,那麼你一定值得把全篇看完。


***
周日晚上我到了見面的地點,三位羞澀的附中高二生也已經抵達,相互簡單的打招呼,發現她們是第一次採訪,我心中的擔心也慢慢放鬆。

陳星合是個親切的人,不太喜歡嶄露光環,他只穿著簡單的黑色襯衫、短褲來見面,進了店後到櫃台點了冰淇淋,讓我們四位能坐下來好好的聊聊。

店員很忙碌,要求陳星合自己拿冰淇淋到二樓,陳星合站在樓下15分鐘等待店員把冰淇淋準備好。(很不要臉的採訪陳星合,還吃了他請的冰淇淋...)


▲隨時隨地都有球在身的陳星合
(因為訪談超過了營業時間,陳星合想了想,最後把我們帶往家中,我們四個人坐在他家的地毯上,聆聽著他心中的信念以及對於專業的熱情。)


當陳星合話匣子一打開,似乎內在的熱情和想法都湧了出來,在整理上,我想從最多人想問的問題開始寫起...

問:17歲發夢到27歲才進入太陽馬戲團,你是如何堅持走這10年,即使你看不見太多希望?

陳星合說,這個問題每次演講都會提,這問題來自於樂在其中的重要性。

他說:真的發自內心、真的覺得很喜歡,那麼你就不會"去堅持",每次你就想去做,帶給你好的體驗,享受這種過程。別人覺得很累的事情,你可以很享受。」

他認為在外面看會覺得這樣很辛苦、或太痛苦了,管別人這麼多幹嘛呢?人家自己很快樂就好了啊。因為如果沒有樂在其中,是不可能這樣搞的!

他又繼續說:「很多人問我,他們應該要怎麼堅持?...我怎麼知道,你要怎麼堅持?去想什麼對你來說是開心的?...因為我每天都是很開心的。那有什麼難的呢?」

例如,面對採訪自己要撥時間,要講很多話,但他就是很開心,讓別人能感受到不同的價值觀、商業光環下真實他的樣子,他就會感到很有成就感,他就可以一直講下去。

他笑說:「所以堅持?我已經上癮,是無法自拔的。

之前我也曾寫過亞蒂絲:為什麼沒辦法堅持?,其實"堅持"是一個虛構的概念,真實的情況是在當下的喜悅,一次次的喜悅,最後連接在一起,你某然回頭看,就會發覺:「啊!我走了好長一條路喔。」


問:你曾說過,你家裡的人要你去找正職工作...做為自我實踐的人,身邊的人如學校、老師、朋友,甚至家人強烈的要你不去,該怎麼辦?

陳星合說,在畢業的時,自己獲得了一個正職工作的機會,對高職生有三萬塊錢的月收入,已經是很好的收入了,可是當時他說:「不要,我要進太陽馬戲團。」

他自嘲這聽起來是很白癡的,因為他根本無法知道,自己能不能進去。

他笑說,有種勵志的說法:「你的人生就是自己的導演,為什麼要來寫你的故事呢?...但如果你很聽話,幾年後你會覺得,幹嘛花那麼多時間滿足別人的期待?」

他分析著,為什麼大家這麼多建議?

因為他們愛你,只是他愛你的方式,是這樣子,他覺得這樣比較好,所以你聽他的。

他也給出了真正的辦法:「唯一的方法就是,你要沉的住氣,準備好自己。」

曾經他到校園演講,有位高中生問他,自己寫作很有興趣,覺得好無助...


(網路抓圖)

他無法理解的說:「你才16歲,你有很多的時間,哪有什麼好無助的?你會感到無助,是因為你沒辦法三個月就看到成果。

他認真的說:「你前面沒有ㄍ一ㄥ住,那就是你不夠喜歡啊!你聽你媽的話,代表你真的沒有很喜歡那個。所以我說,內在動力超重要,你真的強烈的喜歡你就不會去聽別人的話。

陳星合說:沒有人知道最後是什麼。如果你做這個很開心,又做那個很有成就感,那你會覺得後面會糟到哪裡去呢?」

越喜歡就會越投入,旁觀這些人他們都在她們自己的城堡裡,如果你很害怕自己當自己的主人,你就會在大人有限的想像力裡活著。活著最重要得事情又不是要工作。」

我問,「你覺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他說:「把我體驗過的美好,分享給別人。」

我又追問,「對你而言,17歲的你,最重要的事情?

他笑說:「就是太陽馬戲團,因為很帥。」他說自己在電視上看到太陽馬戲團,萌生了想要和太陽馬戲團裡的人一樣的念頭,就是這麼單純的原因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中忽然浮現海賊王魯夫的樣子...或許你想要做個自我實踐的海賊,總是要有那種氣魄說:這就是我喜歡的事情!




問:太陽馬戲團這個目標很夢幻,很多人也想要追求夢幻的目標。但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太好高鶩遠?會覺得自己根本無法觸及那樣的可能性。對於「期待」這件事你是如何想?

陳星合回答,因為當時他不曉得,太陽馬戲團之外還有什麼可能,所以他只能去追著這個唯一的目標。

他又反問,那些去打NBA、考上世界知名學校的人,為什麼可以?為什麼我們自己就覺得不行?會覺得別人比較強、培養,我們自己沒有那樣的環境


他頓了一下,認真的說:「

我覺得那就是一個開關。

這裡有句話要給大家,Fake it until become it"。

如果你會覺得不會、不會,那不會是我,那就永遠不會是你。但你想像一下"那個是我",你就會開始去想,那我如何在有限的資源裡去做出準備?

他說:「你真的和他們交流,會發現都不一樣。」

他說例如有一篇報導說,法國人從小就學哲學,後來他遇到法國人就有問他們,他回答,他們只是看了幾篇哲學,沒有真實的學什麼哲學。


▲法國高中考哲學題,很多人就覺得法國人哲學很好

你永遠不知道你到什麼環境、什麼時間點碰到什麼事,都要天時地利人合,你可能很弱,但擁有好的時間點。」

陳星合謙虛的補了一句,「我覺得我是運氣很好。但對於那時候的我,我什麼都沒有想,我只是覺得,嗯!我要去那裡!


我順著邏輯反駁的說:「我們會很難都相信自己都運氣很好。

「嗯...」他想了一下,慢慢的說:「...我每個階段練習都很開心,我根本沒有理由,不把這個當目標。

聽到這句話,我有點詫異,很多人都是,我需要什麼什麼理由我才能、我才要去做,我追問:「我沒有理由?」

他回應:「因為我又可以這樣、我又可以那樣,很過癮!所以我沒有理由不去做啊!

我為什麼有這樣的進步?因為我想要打大聯盟,如果我不相信自己可以去打大聯盟,或沒有這樣的想像,我前面根本沒辦法去做這些準備了。」

附中的同學問:「所以還是要找到自己方法一點點去做,所以不會預設將來怎麼樣?未來我沒有達到目標怎麼辦?

他回應:「有一句話說,瞄準月亮可以打到老鷹,你瞄準了自己要去打大聯盟了,即使最後你沒辦法打大聯盟,你也可以打台灣職棒吧?所以不會差到哪裡去。」




我也想用巴夏的話來回應這一篇,為什麼我想問期待的問題。

巴夏說:「跟隨你的興奮,放下任何你認為“某些事情應該發生”的執著,允許任何需要發生的事情發生,因為你的頭腦,並不知道應該發生什麼事 才會對你最有助益。」

或許,這就是陳星合表達的,你永遠不知道你到什麼環境、什麼時間點碰到什麼事。所以我們又怎麼去期待、給自己太多的包袱呢?


(學生)問:我們這個年紀想很多,不是所有同學都愛讀書,或想要變成那樣的成功人士,想問老師如何跳脫出這樣的思維方式?


陳星合說,想像一下10歲開始在軍事化又封閉的地方長大是怎麼樣子?

他們學校就是這樣,讓裡面的學生視野很小,當別人問,你覺得世界上最厲害的是誰?

他們學校裡的學生一定會回答:我的老師!就是這麼誇張,因為他們都是習慣服從。

在那樣的集體意識中,即使到17、18歲的時候,還是想要滿足別人的期待,他說自己比任何人都更想要得到別人的肯定,因為在學校裡做不好,無法滿足老師的期待,就是會被體罰,甚至會被霸凌。

他說:「我沒有跳脫這樣的思維,我覺得我很低能,很沒有成就感。」


但有一件事正悄悄的發生。

#內在動力的出現

90年代正在流行hip hop、滑板的出現,非常吸引他,他認為自己有夠廢,沒有像別人一樣受到老師喜歡,而且還沒辦法交到女朋友,所以開始玩滑板,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他談起來有些自豪:「不曉得為什麼玩的感覺,我感到玩的喜悅,我就一直玩,我還想辦法在學校頂樓蓋一個滑板的空間,找停車場找廢板子自己釘!

這都是內在動力去讓他做,他本來不想做的事。

他心想:「雖然我在學校很廢...但沒關係,至少你們這些人生勝利組的不會玩滑板。」

在這個過程中,他得到了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信念,他說:「...然後我發現我可以當我自己的老師有了這個經驗,我對於其他的事情更感興趣。」

我們每個人的內在動力是很不同的,"什麼才是真正吸引你"的事、"什麼才會帶給自己有力量",那才是靈魂要安排你要走的方向

#如何面對沒有自信的時刻?

「我有遇到重要的老師,他會覺得,你只是時間還沒到。」陳星合很強調這一點。



在體制內,你沒跟上進度就是廢,但只是時間還沒到,所以沒關係你搞不好60歲時發明了無敵解藥。

我遇到老師對我有信心,不會輕意的批評我,我就覺得自己還有希望,所以我發展的路線就不會去人生勝利組的方向,但我就是會往另外的方向發展。心理學裡說,在年輕的時候,最需要同儕的認同...」

說著,陳星合張大了眼睛笑說:「.....但實際上你可以不屌其他人的認同,你就會變的超強。

我們或許沒有像陳星合遇這種好老師,但你可以藉由本篇文章,把信念在心中,接納不論是他還是你,都在自己人生旅途中,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性。


陳星合談起,其實自己是很沒自信,到這幾年他才慢慢的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很難想見,陳星合是沒有自信,我們都認為他是有自信才走10年的堅持,有自信才去徵選太陽馬戲團,有自信才....

但他很特別的是,在這種沒自信裡找到了一個正面的定義。


他解釋說:「這帶給我好處了,我是最廢的,所以我也不會想做出成績,不會想去參加比賽,我也不想去爭取什麼,我是最廢的那個,那個不會是我。所以我走了自己的路,這個路上都沒人了,我怎麼走都是第一名。但是這是因為很消極,後來才發現原來這樣也可以,哈哈哈。」



問:追求自己,中間是否有自我懷疑?怎麼調整自己?


陳星合馬上說當然有!

我問:「那你怎麼去處理自我懷疑的部分?」

陳星合說:「透過每個練習都會給我成就感。」


 陳星合老舊練習照片 圖:TED演講




我問:「所以一自我懷疑就是去練習嗎?」

陳星合看著我,笑起來說:「這不是個很棒的方法嗎?雙贏耶!人家懷疑你就讓自己變得更強,或再創造出作品來。雖然周遭的人酸到不行,但是呢...你會很享受,你就練習在其中,就會很開心。」

這讓我想到之前看過世足賽哈利凱恩選手,隊友曾經說他如果比賽失敗時,當大家感到痛哭難過,他卻是跑回去把自己關在屋子,既生氣又瘋狂的練習踢足球,直到踢到精疲力盡才出來。


但我又問:「自我練習,不代表有成績,怎麼辦?」

陳星合:「你覺得怎麼樣叫做成績?在我們這樣的專業裡,就是要有作品,然後可以去表演,然後去上節目。

我不會去追求那些,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廢,所以就是覺得自己有一點點進步就夠了那些精英類的就會去追求有作品,然後不會想到要去太陽馬戲團,或是會覺得那是很厲害的人才會去,但是卻不知都是像我這樣子的人。哈哈。」

陳星合認真的說:「你越是人生勝利組,你就越多包袱,你會覺得自己不能失敗。但是我像我這樣子的人,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我就去弄弄看,沒想到就是我。」

陳星合說,國外有一個很勵志的企業家,最近很紅,他說真正的秘密就是:「你不要管別人怎麼看你,關他屁事,你最後一定會有成績,你先有耐心,一定會有成績。

他繼續說:「大部份的人都是在需要保持耐心的時候,去想誰又懷疑我了,我媽又怎麼樣了。他們對這方面不懂,你才是專業的人,你才是對這個投入的人,你會知道,那就是有市場,你早就規劃好了!

那些人都沒有做這個功課,他沒有投入同樣的心血。但是你要做功課是,去投入這世界,了解整個發展,你就會變成這個領域的專家。

像我們傳統戲曲,最後的榮譽獎章就是進到劇團裡,每個人都要那樣子。但當時我就覺得很廢,我也沒有感受到那個魅力。當我說要去太陽馬戲團時,全部人都覺得你是白癡。可是當我的水晶球在市場上出現那時候,只有我,沒有敵人,開始有追隨者,但我已經走到很前面了。」

陳星合說,很多人視野不夠寬,所以看不見那些機會:「太陽馬戲團參加徵選,那些很強的武術專家、運動員,其實是可以走這條路的,但是你和運動員聊,他們就會告訴你未來要當選手、當教練、考教程。可是當你的視野很寬,你會知道自己比別人更多機會。

那些強的人都不敢去,那我去了,就剛好有適合我的位子,我就上了,要是那些強的人去我可能就會被擠掉。在我的故事,裡都說要行動、被看見,而不是要變超強。」

或許這就是剛剛陳星合說,大多人想的不見的是真實。

我們以為太陽馬戲團裡的人,都是超厲害的人才在裡面,但那些超厲害的人,反而只會走社會規範的道路,而不會期待自己進入太陽馬戲團,所以我們更不需要自我設限覺得自己做不到。




(學生)問:老師你有孤獨過嗎?孤獨很容易憂鬱...像我們只有讀書而已...

#解孤獨法

星合疑惑說:「那你們不是有社團嗎?」

師大附中學生說:「能K能玩,大部分的人都是一半而已,學霸,我們自己進來的時候,我們都是覺得自己是廢廢的學生,不是師大附中的以外的人去定義--能玩又會讀書。」


星合說:「我那個當下就是魯蛇一起取暖,我就不孤獨了,你可能很難想像,我們國小到高中都是13個人,我們自己會有階級,凡屬於漂亮的、老師疼的算是精英級,我們就是奴隸級的。哈哈哈。


但我走到哪裡都會交朋友,我交了很多朋友,覺得這些朋友很厲害,就不會覺得自己是孤獨的了。



問:怎麼分別執著?和自己的堅持?

陳星合:「這我真的不會分。我覺得天時地利人和很重要,有的時候你ㄍ一ㄥ半天,真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學生)問:對於成功的定義?

陳星合反問:「你對於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學生回答:「可以活得快樂。」

陳星合說:「那我又想問你,你怎麼樣可以活得快樂?」

學生回答:「做自己喜歡的事。」

陳星合說:「很多人說要做自己,但我覺得很奇怪,難不成你可以做成別人?所以沒有什麼做不做自己。...不管你多聽話,你都不可能變成別人。你真的能變成別人嗎?不行啊!」

他從來沒想過什麼成功,他說:「我想要那樣,我又真的去做到那樣,我就開心,即使別人說我沒賺到多少錢,我有很多個想做的事情,這沒有得比較。」

他認為,如果要談論什麼是成功,先要有廣泛的體驗。

他說:「你知道,有一個誰誰誰,比怎樣更吸引我,此時你就有自己的見解。如果你沒有廣泛的體驗,關於什麼樣才是成功,你只會說,我想變成某種檯面上常看見的人而已。」

在我來看,或許陳星合的成功定義,還是做自己喜歡的事,但每個人喜歡的事是很大的不同。

我們只能先透過廣泛的感受,自己被什麼吸引著,而不是去透過他人,來幫自己定義成功的模型。


問:在實踐自我過程當中,是否首先經濟要獨立?

陳星合點頭說,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是會受到考驗吧?

假如說要當DJ,所以去上10萬元的課程,然後和家裡的人拿錢,家人不會理你,但你家人可能願意拿10萬讓你去學投資,這時候你就會很痛苦。

你要做自己,你至少要考量自己的經濟來源,自己繳房租、繳學費。

如果你現在還沒有辦法,那你要先想,我要怎麼樣可以不靠他們?否則你一定會綁手綁腳。

怎麼獲得經濟來源?你就是去提供別人需要的服務。很多人說,我要完成夢想,全部的人要挺我!

是高手的人,要自己前進。

如果有一個選手告訴,我媽媽不支持我了,所以我不去跑步了,有可能嗎?他才不乎他媽媽支不支持,他要跑就是去跑了,越跑就越有力量,他才不會去管粉絲有沒有按讚。

高手沒有別人鼓勵還是要前進。

你不能說,我媽不幫我,所以我不行這樣,你就要去想到方法,你一定可以找到交換服務的機會,越做越有機會。

我自己是去教體操,讓我自己獨立生活,我也有接表演。

有勵志的人說,把自己喜歡的變成工作。但也有另一種說法是,工作可以支應自己喜歡的事。

因為把你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你會很多無法妥協的狀況產生,但是任務就是要把工作做好,和你的喜好沒關係,譬如委託人要你寫狗血的業配文,你拿了我的錢,你要不要賺這筆錢?要嘛你就不要賺。你會說我掰不下去了,怎麼辦?那沒辦法。

但也有人說,工作歸工作,我就是透過工作,一部份精力讓自己生存,我剩下的精力要去做自己更喜歡的事情。

這裡有兩種不同價值觀,但是你沒有廣泛的體驗,你不會知道那的多種可能。

▲分享過往歷程的照片、海報

問:自學的部分,你是怎麼想?到處去上課,你怎麼去抓方向?你當時有學跳舞、雜耍...你如何看8分鐘的影片最後到可以?

陳星合:「17、18歲念戲曲學校,都要考大學,老師建議考舞蹈,念舞蹈系也能幫助我對於太陽馬戲團的能力,當然演講的時候就會湊著講。但最重要是考大學。

但關於體操,我從10歲就學習體操了,可是都是土法煉鋼,看了一本漫畫的奧運高手,主人翁高中才參加體操社,越練習越厲害,最後去日本體操大賽。我就在想,為什麼他高中才開始練就可以達到這個目標?但是我沒辦法?

我發現他們訓練更有系統的,所以才可以這樣。

我的目標是讓我變得更厲害,不是去太陽馬戲團。以前的環境門戶之見很嚴重,無法交流,雖然學校有人練雜技,但不會去交流,沒有人會要教你。

學校沒資源你就去外面找,找影片看資料。

那八分鐘就是硬練,格放格放,請朋友幫忙丟我就練習。

但現在我的覺得有系統的訓練很重要,這之前心胸寬廣很重要,我後來發現人真的會被環境被困住,是小嬰兒的時候你不會有這麼多包袱。」


問:所以去學習這麼多,不是為了太陽馬戲團?

陳星合:「馬戲團的表演,是很有包容性的,所以所學的都是互通的,我所學的全部都可以運用在馬戲裡。我到太陽馬戲團裡表演的職位,是和傳統戲曲也有很大的關係。」

我問:「所以不是水晶球?」

(新民高中表演)


他誠實的說,對於水晶球,我也沒有那麼聰明,其實是採訪時候對方為了宣傳希望可以當場有個表演,可是我在傳統戲曲上的學習沒有那麼大的自信,反而是水晶球還能夠展現。

當然這個也幫助我,可以走向另一條道路。我有一個學姐,她也去太陽馬戲團,後來她沒有另外的路線,人家拍她,她就是拿出傳統戲曲的表演。」


問:從太陽馬戲團這樣國際性的舞台回來後,你怎麼調整自己的心態?

陳星合說,每個階段要求的不同,當時的他想到太陽馬戲團,要的不是掌聲、舞台、薪水,他想要的是和很厲害的人一起工作,和那些怪咖在一起,感覺很好。

在太陽馬戲團裡的薪水,到那邊以前是不知道的也沒有在想,後來去了才發現雖然每個月月收入差不多十萬,但是扣掉保險、納稅,最後能存下八千已經很厲害了。

離開太陽馬戲團得當下,真的很想再回去,因為那邊所有的訓練、設備都是的時候最棒的,那邊的天花板很高,在這裡丟球就會撞到天花板。

關於舞台,在那裏他只能帥個五分鐘,但沒有人能知道他內心深處的感受,現在他演講就可以講兩個小時,舞台還更大。


(晨星合在TED演講一景)

比起這些,他現在在乎的是,大家對於馬戲文化的看法,想讓大家放下刻板印象,我在乎的是有沒有把環境創造出來。

他說:「當一個經營者,會讓不是只有一個太陽馬戲團的人存在,而是有更多的人可以去到太陽馬戲團,這樣不是更棒嗎?」

問:我們很多人會被刻板定義,老師本人對於刻板印象的反思是什麼?

他表達著,以前自己挑戰是進入太陽馬戲團,要變強,但現在他要的挑戰是大家對馬戲文化的刻板印象。

他說:「在我們文化裡一聽到馬戲表演,你看到和我一樣在做丟球動作的人,你就會覺得很LOW。但除非你聽到,喔,是太陽馬戲團的耶!你才會覺得這個人很棒,但我們做的有不同嗎?沒有。

我身邊有很棒的人,很努力甚至,比我更厲害,但我們的待遇差很多,我要推馬戲文化發展,其實台灣也很多有很棒的人。」

#為什麼要接觸不熟悉的事物?

現在還是很多人,會問他:「為什麼要看馬戲表演?免費看還差不多!為什麼要花錢去看?」


陳星合說:「你會去看電影、聽演唱會都願意付錢,聽到看馬戲表演一張票要八百元?很多人就會問,看那個要幹嘛?

我們為什麼要接觸藝文、嘗試任何你不熟悉?因為沒有目地的探索,讓你的生命經驗更豐富,你就不需要靠有名的經驗領袖,去左右你的想法。」

這也是為什麼,陳星合會選擇到國外去,拜訪一些馬戲各個型態的藝術節活動,這些都為他的生命經驗帶來巨大的豐沛感、靈感、直覺。


拿出許多過往的資料


#面對集體意識

面臨到刻板印象的困境,他做出行動,他說:「我從美國回來,我自己不太會去很多節目上表演了,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去珍惜我們這樣的人。」

他覺得每次表演時,這種價值會再被貶低一次,「上了節目現場來賓只能討論說:什麼?你有大學畢業?哇!我真的很難想像你們會唸書!....然後又問,你一天練幾小時、練那麼久父母親支持你嗎?....what the fu**(髒話略)

這也是他現在,正在努力的方向,他熱情的分享,當他到了歐洲、美國,看到了別人的馬戲水準的高度,是那麼高的時,在回頭看看台灣,卻還落後在二三十年前的眼界,有些人甚至還停留在會虐待動物的階段,現在早就都沒有了。


他拿出許多書籍,傳達著國外的發展:「國外早已經有介紹小朋友的書,馬戲表演裡有哪幾種項目,每個項目需要的專業是什麼,搭帳篷是什麼、小丑訓練是哪些?從小就有這樣的知識。

當你明白背後專業的道理,就不會去看輕這種文化。許多人看輕,是因為他們認識的不夠多,他們沒有和一個有馬戲文化專業的人來深入的交流。

我想我們很常是遇到這樣的困境,很多人其實是不夠了解其中的專業度,所以選擇去看輕你正在努力的方向。

雖然對一般大眾而言,好像即使是新型態的馬戲表演,和我們的工作、生活上是沒有幫助的。

但是在現場,你可以看到更多的想法、價值觀,去與不同世界的人交流,可以衝撞固有思維、激發創造力,打開人生的視野。


(國外馬戲已到達了藝術傳達的表演型態)

#外在形像

說到商業包裝,陳星何很有感觸,他說:「2013年後我就不太會去經營臉書,我想給你得是體驗,而不是只去呈現"我是很棒的人"。」

這起因來自於,他2013年到歐洲旅行,去尋找很多厲害的人和他們面對面交流,他發現這些人不只是在Youtube很厲害,當面對面交流時,他更能理解這些厲害的人養成的過程、想法,這樣讓他感到更佩服。

但是這些人不會去經營自己外在形象,也不太用社群媒體,他們專注在當下與人之間的交流,在這個交流中讓你受到他們的感動,和他們提供的美好經驗。

他說,在法國有一個很有名的人,在網路上都找不到他的影片,大家對他的討論都是好像從火星來的,根本不是地球人。

陳星合興高采烈的說:「我特別到法國去看到他,我真的被他說服了,他是那種你沒辦法被定義,你就是最厲害的那個人,你就是你自己,你不會被比較,因為你不在什麼範圍裡。」

但如果不使用社群經營,台灣的空間是否也可以這樣運行呢?

陳星合搖頭了,他說到自己面臨的困境:「2016後我開始辦活動,我發現歐洲環境不同,台灣只靠口碑還是很困難,還是要靠宣傳,當我不經營外在形象,我做事情就很辛苦,沒有高度和光環,你不是有名的人,我幹嘛要支持你?」

▲陳星合以策展人身分,和衛武營共同在藝術祭裡推出馬戲平台


大部份的人真的會關注著外在,他舉著剛剛發生的例子:

「我今天穿著明星的樣子,今天店員就不會說,你可不可以幫我拿冰淇淋上去,好不好?可是我知道他很忙所以我很想幫他拿。但是大部分的人就會說,你看起來黑黑的不會讀書?我覺得超可惜的!」


#無法做到完美怎麼辦?

我想目前陳星合面臨到的難題,他的公司只有他和他女友兩人,因為熱情而去推廣,除此之外自己也透過演講、教學、演出等等方式來營運,對於他而言要做到社群媒體經營是很困難的。

他說:「如果我是一個很大的團隊,我可以去做公關,然後我去關注內在的練習。但我現在很糾結,我感到心力交瘁,很多人還在問你的臉書怎麼沒有貼文?我很痛苦,我會覺得看到臉書沒有讚,我會很焦慮。」

後來他想了想,決定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他說:「現在我自己的感受,我能做到最好就已經做到最好了,我不健康的話我想推動的事情,就沒辦法推動了。

我寧願讓我自己過的健康,放過我自己,我接受我自己沒辦法做的完美。我們還沒辦法請小編,那我就只能接受。

有人上了小丑老師的課,問老師說:上台出醜怎麼辦?

老師說:第一個要保持呼吸。

保持呼吸才有機會感受,如果你一直在意我的球掉了,你就沒有空間反應,第二步驟就是接受。在來想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接受臉書我沒辦法每天用,但我能接受的就是我在這裡好好的聊。我們很在乎當下交流、舞台上的事情,我沒有資源去弄宣傳,那其實我應該需要花一點資源去宣傳,我們畢竟不是歐洲,我們還是得要宣傳。」

陳星合,他自身的調整做法,是不再去接觸那些無法尊重價值的人,他不會去配合和表演。

但面對懂得尊重價值的人,他會熱情的分享,並且想把最好的帶給對方,表達背後的專業,從國外國內尋找好的表演者展現馬戲文化,去教學、推廣,讓男女老少提高人生的視野,開始學習如何欣賞這類的文化。


***
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必須離開陳星合家中,那三位高中生繼續訪談下去,雖然很可惜,但我想我已經帶回了不少,陳星合在自我實踐過程中珍貴的信念。

在自我實踐的道路上,我們很容易面臨到內外交錯的挑戰,或許可以參考陳星合提供最真實的信念和感受,我覺得非常有幫助。

亞蒂絲深入交流後,最大的結論還是,如果你確定要走自我實踐,這條道路,那就必須放下所有不管來自內還是外的懷疑與恐懼。

巴夏說:「即使有0.0000001的懷疑,都會讓你整個速度變慢。」

真切的把自身的力量拉回,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的價值,相信自己能一點一滴的前進。

所有的掙扎感,都是來自於我們想對抗外在意識所產生的,當你發現你真的不想放棄,那就從接納開始吧,在這樣的立基點上,想辦法去實踐去行動。


陳星合的,信念總整理:

1. 真的發自內心喜歡,就不用去"堅持"
2. 沉住氣準備好自己,有耐心一定有成績
3. 真的強烈的喜歡,就不會去聽別人的話
4. 沒有人知道最後是什麼
5. 開關:相信想像的那個是你
6. 因為很開心,所以沒有理由不去做
7. 瞄準月亮可以打到老鷹
8. 走了自己的路,怎麼走都是第一名
9. 我才是對這個投入的人
10. 自我懷疑:投入練習讓自己變更強
11. 我接受自己沒辦法做的完美
12. 要行動、被看見,而不是要變超強
13. 心胸和視野放寬,機會就變多
14. 孤獨:結交很厲害的人成為朋友
15. 是高手的人,要自己前進

祝福你,也能成功的自我實踐

亞蒂絲

-

我總是不知道,這篇文字可以遇到了誰,但我明白,文字總會找到該遇到的人。
*發文不定期,請到粉絲頁點選搶先看

亞蒂絲:私下採訪陳星合,跟隨你的興奮的真人版~真實信念與實相 亞蒂絲:私下採訪陳星合,跟隨你的興奮的真人版~真實信念與實相 Reviewed by 亞蒂絲EYDIS on 9月 17, 2018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